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繁體中文

>> 论坛休闲中心!泡杯好茶,笑谈古今,大千世界,其乐无穷!
搜一搜相关精彩主题 
秋雨夜论坛服务休闲论坛休闲 → 王世襄先生逝世

您是本帖的第 3498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王世襄先生逝世
秋雨夜象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威望:3996
文章:14787
积分:57757
注册:2008年11月10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秋雨夜象棋

发贴心情
王世襄先生逝世

王世襄先生逝世

    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著名文物专家、学者、文物鉴赏家、收藏家,国家文物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王世襄先生因病医治无效,于2009年11月28日9时25分在北京去世,享年95岁。11月22日,文物鉴定专家曹静楼还在接受《海峡都市报》采访时表示:“老人家96岁高龄了,精神还好,就是行走不便,得坐轮椅了。”

图片点击可在新窗口打开查看

 

    依王世襄先生本人生前愿望及家属意愿,不举行遗体告别仪式,家中不设灵堂。

    王世襄先生遗体已于2009年11月29日上午火化。

    王世襄先生的追思会于12月4日在京举行。

    王世襄,1914年5月25日出生,北京市人,九三学社社员。1941年毕业于燕京大学研究院,获硕士学位。1943年冬,赴川西李庄任中国营造学社助理研究员,学习中国古代建筑学。抗日战争胜利后,任国民政府教育部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驻平津区办事处助理代表,清理追还抗战时期被敌伪劫夺之文物,累计追还、征购数批文物计2000余件。1946年底任中国驻日本代表团第四组专员,负责调查交涉归还文物事宜,追还被劫夺的原中央图书馆所藏善本图书106箱,并由日本横滨押运到上海。后任故宫博物院古物馆科长及编纂,1948年6月曾被派赴美国、加拿大考察博物馆一年,期满后拒绝了弗利尔美术馆、匹兹堡大学的聘请,返回故宫任原职。新中国成立后任故宫陈列部主任,入华北革命大学学习一年。“三反”运动中,被列为重点审查对象,后经查明无问题开释。1953年开始在民族音乐研究所工作,从事有关音乐史方面的研究。1957年的反右运动中被划为右派,1962年“摘帽”后调回国家文物局工作。 “文化大革命”中受到冲击,1969年10月被下放湖北咸宁文化部干校劳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后获彻底平反,历任国家文物局文物博物馆研究所(后改为文物保护科学技术研究所、古文献研究所、中国文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和研究员。1991年7月起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1994年5月退休。1994年7月被聘任为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曾任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第六、七届全国政协委员。

    王世襄先生学识渊博,对文物研究与鉴定有精深的造诣。尤其是对明式家具的研究,在国际上有较大影响,曾多次应邀赴美、英等国及港台地区作关于家具、漆器、竹刻、文人趣味与工艺美术的报告、访谈等。主要著作有:《中国古代音乐书目》、《广陵散》(说明部分)、《画学汇编》、《清代匠作则例汇编·佛作·门神作》、《竹刻艺术》、《竹刻鉴赏》、《髹饰录解说》、《明式家具珍赏》(并有英、法、德文本)、《中国古代漆器》(并有英文本)、《中国美术全集·竹木牙角器》(与朱家溍合编)、《中国美术全集·漆器》、《明式家具研究》(并有英文本)、《北京鸽哨》、《竹刻》、《蟋蟀谱集成》、《说葫芦》(中英双文本)、《美国中国古典家具博物馆精品选》(中英文本。英文本,与 Curtis Evarts合编)、《锦灰堆——王世襄自选集》、《明代鸽经清宫鸽谱》等。

    王世襄先生十分关心祖国的教育事业。2003年获荷兰“克劳斯亲王奖最高荣誉奖”后,他将全部奖金10万欧元(约100万元人民币)捐献给中国希望工程,用于在福建省武夷山市建立“中荷友好小学”。

    在中国的抗日战争和世界反法西斯战争取得胜利的前夕,国民政府教育部在重庆成立了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简称“清损会”),时任教育部次长的杭立武任主任委员,著名学者马衡、梁思成、李济任副主任委员。

在恩师梁思成的安排下,王世襄参加了“清损会”的工作,并由于他英文好,担负起《战区文物保存委员会文物目录》中英文对照的校对工作。

    抗战胜利之初,教育部任命原故宫文献馆馆长兼北大教授沈兼士为特派员和“清损会”平津区代表,9月,教育部又宣布唐兰和傅振伦为平津区副代表,王世襄为助理代表。10月27日,时年 30岁的王世襄搭乘美军的便机飞赴北京,成为肩负重任的“接收大员”。由此开始,他代表政府追讨抗战被劫盗文物。

    据王世襄先生介绍,从 1945年11月起,到1946年9月止,在一年多的时间内,他在平津地区经手清理的战时文物工作主要有以下六项:

   (1)没收德国人杨宁史青铜器二百四十件;

   (2)收购民国最著名的收藏家郭觯斋藏瓷二三百件;

   (3)追回美军德士嘉定中尉非法接受日本人的宋、元瓷器一批;

   (4)抢救面临战火威胁的长春存素堂丝绣二百件。所谓长春存素堂丝绣,原为朱启钤先生于民国初搜集收藏的丝绣珍品,制作时代为宋至清代,均著录于《存素堂丝绣录》,后张学良将军用巨款收购后,存于东北边业银行,伪满洲国时将此定为“国宝”而名扬天下。

   (5)接收溥仪留在天津张园保险柜中的珍贵文物约一千八百件。这些藏品,均为溥仪从故宫中盗出,大多属细软一类,件头小数量多,价值高,像商代的鹰攫人头玉佩,宋元时的四件书画手卷,均为无上精品;

   (6)收回海关移交的德孚洋行的一批文物。

    在王世襄先生经手的这六项主要工作中,除了美军中尉德士嘉宝的瓷器因特殊原因在南京办理交接和存素堂丝绣的交接时他已出国外,其余四批文物的交接工作,王世襄均亲自参加,具体的接收单位为北平故宫博物院。而每批文物接收完毕,“清损会”平津区办公处都要会同故宫博物院写成报告,正本寄南京备案,副本留故宫存档。

    作为具体经办人的王世襄先生,不仅以极大的爱国热情和百折不挠的坚强毅力,出色地完成了国宝的追寻任务,更在于他在工作中严谨细致的科学作风,使这些工作都经受住了历史的考验,即使在以后的“三反五反”中,他因所谓的“接收大员”的历史问题,再次经受严酷的“审查”,关进看守所,上手铐脚镣,被关押拘禁一年多,并且查遍了北京所有古玩铺,没有发现任何问题,证实了王世襄先生的清白。

    王世襄的同事曾说:“如果在那些运动中只要发现了王先生一丁点的小事不干净,他就死定了。”这从另一个侧面证实:在乱世之中,王先生肩负责任的重大,办事的严谨,从而体现了他人格的伟大。

    王世襄先生开始追寻抗战国宝工作的时间为1945年的11月,办公地点在北海的团城。作为平津区的助理代表,上任伊始,他先在《华北日报》上刊登通告,向社会各界明确了登记损失文物的地点和申请追寻的截止时间,同时,他还在中山公园,宴请北平城内四五十名比较知名的古玩商,请他们进一步提供文物下落的情况。

    据一位古玩商介绍,有位德国人,名叫杨宁史,在日伪时期收购了大量的在河南出土的重要青铜器。这引起了王世襄的关注。在1945年11月上旬的一天,他来到位于东城干面胡同杨宁史经营的禅臣洋行查看情况,恰好看见一位外籍女秘书正在打印一份青铜器目录。王世襄立即严正声明自己的身份,于是女秘书交待:“这份目录是罗越先生交给她打的”。

    罗越,德国人,辅仁大学的教授,恰好是王世襄家的邻居,他们早就相识。王世襄找到罗越,坦陈厉害关系,罗越承认目录是自己所编,而器物为杨宁史所有,寻宝工作由此露出第一道曙光。

    11月4日,王世襄办妥所有的手续后,带上罗越便马不停蹄直奔天津,找到了杨宁史。面对着罗越,杨宁史只得承认青铜器为已所有,但却诡称全部青铜器均被封存在已被九十四军占用的天津住宅内,如果想要接收,请予军方接洽。

    万没想到,国民党军方根本不予配合。王世襄愤愤返回北平后,又通过教育部特派员沈兼士先生,甚至请出当时的教育部长朱家骅出面干涉,自己还两次亲赴天津,仍无结果。真可谓秀才遇到兵,有理说不清!于是他在万般无奈中,找到了德高望重的朱桂老,请其用力。

    朱桂老,即朱启钤先生,号桂辛,民国初年曾任交通总长及内务部长,是我国最早的艺术博物馆——古物陈列所的创建者之一。

    几天之后,朱桂老忽然电召王世襄,说:“宋子文今天将来看我,你立即写一份材料,陈述此事,我将面交宋子文,你可在旁补充说明。”那天,宋子文果然来了,并答应派人前往办理。

    在朱桂老和宋子文的直接干预下,杨宁史被迫以“呈献”的名义交出这批文物,但他提出的条件是,这批文物在故宫要布置专门的陈列室。1946年1月22日,当时行政院北平办公处派车,故宫派人,终于将这批文物从北平台基厂外商的运输公司库房运到故宫御花园绛雪轩清点、交接。当王世襄先生亲眼看到这批珍贵文物入了故宫库房,意味着它们回到了中国人的手中,那颗悬着的心终于放下来。

    其实,杨宁史的这批文物根本就不在天津,而是狡猾的杨宁史利用国民党的军政矛盾,伪称存于九十四军的住宅内,目的是拖延时间,以便侍机偷运出国。假如没有王世襄的穷追猛打,朱桂老和宋子文的助力,这批珍贵文物将难逃海外流浪的命运。战国宴乐渔猎攻战纹铜壶,即是杨宁史盗窃文物中的珍品之一,它极为形象地反映出两千年前的社会生活场景,具有很高史学和审美价值,当为价值连城的国宝级文物。

    还在王世襄自重庆赴北平履新之际,“清损会”副主任委员马衡先生就专门找他谈话,嘱付他要留意郭葆昌收藏的瓷器下落,最理想的结果是要将这批文物完整地归国家收藏,千万不可流失海外。

    郭葆昌,号觯斋,西城羊城大街古玩铺学徒出身,为人精明干练,曾为袁世凯烧制洪宪瓷和管理景德镇窑,因大量收购古瓷,故鉴定能力强,名声很大,编有《觯斋瓷乘》二十册,是民国最著名的陶瓷收藏家,于1935年前后逝世。

    接受马衡的嘱托后,王世襄找到了郭家后人,了解到这批文物仍存放在北平中南银行的仓库中,便不停地前往郭宅,动员劝说其家人能够化私为公。

    更重要的问题是,对待郭家瓷器,不能用对杨宁史的办法,要使之化私为公,巨资收购是最好的方式,但钱从何来,却是一个要命的问题。

    于是王世襄又找到朱桂老,再请由宋子文拨款10万美金,算是整体“收购”,才于1946年2月20日至23日,从郭葆昌的儿子郭昭俊手中购得这批陶瓷珍品约有二三百件之多,即使这批文物与明清故宫原有的藏品相比,仍属珍器,实在难得。

    1946年12月中旬,王世襄作为中国驻日本代表团文化教育组的成员赴日,进行文物的清理、调查和追索工作。

    刚到东京不久,王世襄就了解到中央图书馆被掠到日本的善本书的一些情况。这批善本书大多原属抗战初期江浙、两广一带的藏书世家,如吴兴张氏适园、刘氏嘉业堂、金陵邓氏群碧楼、番禺沈氏等,为避战乱而放到上海旧书摊出售的旧藏珍籍。中央图书馆购得这批善本书后,大部分运至香港,准备装箱再寄存美国国会图书馆时,不幸遇香港沦陷而被日本海军掠去。1946年,经过中国驻日本代表团查找,这批书终于被顾毓秀先生在东京市郊的帝国图书馆地下室及伊势原乡下发现,随即转存东京上野公园和驻日本代表团的驻地。王世襄利用中央航空公司的专机回国的机会,把代表团驻地的十余箱善本书先行运回了上海,随即开始向日本政府正式交涉。

    1947年2月,他还经过多方努力,克服重重困难,把存放在东京上野公园内的中央图书馆的107箱善本书,用汽车运到横滨码头,再用轮船运回上海,最终使这批经过战火洗礼的国宝完璧归赵。当时,到码头来接书的是郑振铎先生派来的谢辰生和孙家缙两位先生。

    1947年3月初,经过奔波忙碌的450个激动人心的日日夜夜,王世襄结束了自己在国内外追寻国宝的使命。虽然他本人并没有因此而受到应有的表彰,反而因其接收回大量文物而蒙受了不白之冤,历经坎坷。

    但是,历史是公正的。历史不仅证明了王先生的清白,还使我们在重温这一段历史时,再一次感受到老人家的爱国热忱和他为抢救中华文物所建立的功勋。

    王世襄学识渊博,对文物研究与鉴定有精深的造诣,王世襄研究的范围很广,涉及书画、雕塑、烹饪、建筑等方面。他对工艺美术史及家具,尤其是对明清家具、古代漆器和竹刻等,均有深刻研究和独到见解。他注重长期的实践考证,积累了丰富的第一手资料,迄今为止已写出专著10余部,论文90余篇。其中在家具方面的专著有《髹饰录解说》和《明式家具珍赏》等。后者阐述了明代家具的制作工艺、榫卯结构基本结合的分类、家具用材的选择、装饰的技法工艺等,自1985年9月出版发行后,引起了很大反响和重视,已被译成英、法、德文等数种版本。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ac539700100g4ra.html~type=v5_one&label=rela_articletagpub


秋雨夜象棋网微博http://weibo.com/qiuyuye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12/2 15:53:00
钟鼎文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读书打谱
文章:6
积分:117
注册:2009年10月13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钟鼎文

发贴心情

风掠须发白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09/12/5 2:04:00
钟鼎文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读书打谱
文章:6
积分:117
注册:2009年10月13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钟鼎文

发贴心情
一个人如果连玩都玩不好,还可能把工作干好吗?

王世襄 从小就是“玩主”

来源: 黑龙江新闻网-生活报

  他是中央文史研究馆馆员、国家文物局中国文化遗产研究院研究员,他又是著名文物鉴赏家、收藏家、书法家、诗词家、美术史家、民俗学家、漆器家、明式家具家、中国古典音乐史家,他还是放鸽家、斗虫家、驯鹰家、养狗家、摔跤家、烹饪家、美食家……他就是人称“京城第一大玩家”的著名学者王世襄。2009年11月28日,这位终其一生“玩物”、“研物”的一代大家尽兴而去了。

  王世襄生前有一句名言:“一个人如果连玩都玩不好,还可能把工作干好吗?”其实,许多被人看成是玩的东西,在王世襄眼里都是艰苦的学问。

  从小就是  “玩主”

  1914年5月25日,王世襄出生在一个书香门第。祖上是福州望族,自清代起,王家高祖、祖父均入朝为官。其父王继曾1902年赴法国深造,1909年担任军机大臣张之洞的秘书,后任职外交部条约司,曾出任驻外使馆公使和北洋政府国务院秘书长。母亲金章是大家闺秀,留英5年,善画鱼藻,有《金鱼百影图卷》等佳作传世。优裕的生活条件、中西兼备的文化背景和家庭环境,从小对王世襄产生了潜移默化的影响。

  1934年,王世襄考入燕京大学。作为一个官宦子弟,王世襄在父母营造的宁静而闲适的家庭氛围里,活得无忧无虑,快活自在。京城的各类杂七杂八的传统玩意儿,他都玩得有板有眼。只是由于父命难违,他才不得已开始了并不喜欢的医科学习。

  刚进大学时,王世襄尚未收心,仍然沉醉于种葫芦、养鹰、养狗、养鸽子,邀请各类玩家雅聚。他常有惊人之举,比如臂上架着大鹰上学,怀中揣着蝈蝈进课堂。他的“玩家”派头被同学视为荒诞不经,教授们称之精力旺盛,是“不务正业”的“未知数”。

  王世襄的人生转折发生在1939年春,一直疼他、爱他的慈母去世了,这对王世襄是一个很大的打击。他后来回忆说:“母亲的去世,使我醒悟,觉得自己愧对父母的关爱和期望,于是,我开始认真念书。”王世襄选择了自幼受母亲熏陶而颇感兴趣的中国古代绘画这一研究领域,以初生之犊不畏虎的劲头,确定了一个十分难写的题目——《中国画论研究》,前后历时数载,于1943年夏天,才最终完成这部洋洋洒洒共约70万言的立志成才之作,并获得硕士学位。

  《中国画论研究》完成后,王世襄的父亲对他说:“你已经到了自谋生路的年龄。北平沦陷,自然不能再留下去。”他深思熟虑后,决定到西南大后方去,从那里开始自己的事业。

  战乱中追寻国宝

  1943年,王世襄穿过日军封锁线,绕道河南、陕西、四川,辗转来到重庆,这期间,他与马衡、梁思成、林徽因、傅斯年、朱启钤、罗哲文等社会名流相识共事。在宜宾李庄的中国营造学社,王世襄开始从实地调查和文献考证两方面来研究古代建筑。后来王世襄对明式家具和中国漆器长达半个世纪的搜集与研究,正是从那时开始的。

  1945年8月,日军投降。经当时故宫博物院院长马衡和友人梁思成的推荐,王世襄被派遣回北平清查战乱损失的文物。当时,许多日本和德国的文物贩子与收藏家在中国收买文物,伺机盗运出境。王世襄宴请了四五十位知名古玩商,请他们提供线索。他得知沦陷时期河南某地出土的青铜器多数被德国人杨宁史买去。王世襄不忍坐视国宝流落海外,往返于北平、天津之间明察暗访。最后通过其父友人,找到宋子文详陈原委,终于没收了杨宁史的青铜器240件,其中包括价值连城的“宴乐渔猎攻战铜壶”、“商饕餮纹大钺”等。之后,王世襄又在天津接收了末代皇帝溥仪存在保险柜中的一批珍贵文物,共20匣,价值连城。

  1946年底,王世襄任中国驻日本代表团第四组专员,东渡日本追索被掠国宝。1947年2月,经过多方努力,克服重重困难,他终于把存放在东京上野公园内的中央图书馆的107箱善本书,用汽车运到横滨码头,再用轮船运回上海,由郑振铎派员到码头交接,最终使这批经过战火洗礼的国宝完璧归赵。

  王世襄认为他一生中做的最有意义的事情有两件。第一件事情是日本投降后为人民收回了几千件国宝,这些国宝现在都藏在故宫博物院。第二件事情是编写了文物研究著作《髹饰录解说》。王世襄说:“《髹饰录》是中国现存的唯一一本古代漆工专著。但全书文字简略晦涩,且类比失当,极难解读。过去此书唯一抄本远在日本,后经曾任北洋政府代总理的著名学者朱启钤先生刊刻印行。他知道我有这方面的志趣,遂将此书交给我诠释解说。”

  洒脱不羁的大玩家

  与王世襄有着70年交情的罗哲文说:“王世襄并不是人们想象中提笼架鸟的八旗子弟,而是把所玩之物当成一门学问来研究,这是王世襄和其他普通玩家的最大区别。”王世襄的过人之处在于,他玩物且研物,无论是市井大俗的“雕虫小技”,还是深宅殿堂的“古玩珍品”,他都能发现蕴藏其中的艺术价值和历史回声。

  谈起诸多爱好,王世襄如数家珍:“十来岁时我开始养鸽子。接着养蛐蛐,不仅买,还到郊区捉。也爱听冬日鸣虫,即野生或人工孵育的蝈蝈、油葫芦等。鸣虫养在葫芦内叫,故对葫芦又发生兴趣。尤其是中国特有的范制葫芦,在幼嫩时内壁套有阴文花纹的模子,长成后去掉模子,葫芦造型和花纹文字,悉如人意。这是中国独有的特种工艺,可谓巧夺天工,我也曾试种过。十六七岁学摔跤,拜清代善扑营的扑户为师。受他们的影响和传授,养鹰猎兔,驯狗捉獾,忝得‘玩家’之名。”

  明式家具作为中国古典家具发展的顶峰,在20世纪80年代的世界文物界掀起了一股“明式家具热”,起因就是王世襄撰写的《明清家具鉴赏》、《明清家具研究》这两本书,后者光是名词解释就有1000多条,后来被译成英、法、德等多种文字出版。有人说:王世襄为中国创造了上千亿元的价值,而且把一种不为人知的东西变成了一门学科,一种产业。

  摘自《文汇报》

  相关链接 王世襄其人

  王世襄,1914年5月25日出生,北京人,九三学社社员。毕业于燕京大学研究院,获硕士学位。1943年冬,赴川西李庄任中国营造学社助理研究员,学习中国古代建筑学。抗日战争胜利后,任国民政府教育部清理战时文物损失委员会驻平津区办事处助理代表,清理追还抗战时期被敌伪劫夺之文物,累计追还、征购数批文物计2000余件。1946年底任中国驻日本代表团第四组专员,负责调查交涉归还文物事宜,追还被劫夺的原中央图书馆所藏善本图书107箱,并由日本横滨押运到上海。后任故宫博物院古物馆科长及编纂。历任国家文物局文物博物馆研究所(后改为文物保护科学技术研究所、古文献研究所、中国文物研究所)副研究员和研究员。王世襄学识渊博,对文物研究与鉴定有精深的造诣。尤其是对明式家具的研究,在国际上有较大影响,曾多次应邀赴美、英等国及港台地区作关于家具、漆器、竹刻、文人趣味与工艺美术的报告等。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0/22 1:04:00

 3   3   1/1页      1    
Copyright © 2003 - 2020 qiuyuye.cn
浙ICP备13030390号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