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vbbs
收藏本页
联系我们
论坛帮助
dvbbs
繁體中文

>> 论坛休闲中心!泡杯好茶,笑谈古今,大千世界,其乐无穷!
搜一搜更多此类问题 
秋雨夜论坛服务休闲论坛休闲 → [转帖]鲈鱼堪脍

您是本帖的第 3609 个阅读者
树形 打印
标题:
[转帖]鲈鱼堪脍
秋雨夜象棋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等级:超级版主
威望:3996
文章:14787
积分:57757
注册:2008年11月10日
楼主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秋雨夜象棋

发贴心情
[转帖]鲈鱼堪脍

        休说鲈鱼堪脍,

        尽西风,

        季鹰归未?

                      辛弃疾

 

    秋雨中的夜,来得总是那么匆匆,在不知不觉中渐渐暗淡,说是渐渐,可转眼间又仿佛是突然。一切都在这稍显瑟瑟的细雨中寂寥下来,过往行人也都行色匆匆,不见多少言语,只在这小菜场里稍作停顿,即刻各奔东西。不多一会,整个菜场也不见多少人了。

    不知为何,在这样的傍晚,我总会不由自主来到鱼摊前,也不多想,点起一条半斤重的鲈鱼,渔人也不多语,只顾称斤,剖鱼,装袋,收钱。拎起这鱼匆匆回家,身后是那沉浸在丝丝秋雨中的菜市场,最后的那丝微弱光线也被这不知不觉来到的黑夜淹没了,几盏昏黄灯光淡淡地笼罩着这寂静的菜市场,一切都好像凝固了,只这塑料袋里的将死之鱼挣扎几下,发出“簌簌”的几声,也就那样几下。

 

    鱼还是那样的鱼,淡青色的鱼身上几条淡黑色的条纹,带着细齿的腮和背着硬刺的鳍显示出在它在水中的威风。不作什么复杂的烹饪,只清洗干净,盖上几片姜,置入电饭煲内清蒸。

    不多时饭熟了,一股米饭香中隐隐藏着另一股淡淡的鲜清鱼香。找来一小碟酱油,亟不可待地夹开那淡青色的鲈鱼,里面却是白玉般的鱼肉,松松酥酥的夹在筷里,旁边的却一瓣瓣、一片片散落开来,夹着那股淡淡的清香,结实的鱼肉在嘴里稍感些许弹性。这一股清香,这些许弹性,这细嫩的白玉,不正是白塔洋清澈水底油油的水草的拂动?不正是白塔洋畔岸边被水浪拍打着的黝黑的泥土的滑韧?不正是阳光照射下的白塔洋泛起的波浪所反射的水波的白影?

 

    记得儿时每到农忙,总是在田间极不情愿地忙碌。晃眼的阳光,滚烫的秧田水,黝黑的烂泥始终陪伴着你,深弯着腰插着秧,每次直一下身总会觉得是那么地舒坦,好像浑身的筋骨都松透了一遍,一股东南风过来,更显得舒畅了。极目远望,从那低矮的小山包到连绵起伏的群山,从那岸边的垂柳到水泽里的水杉林,从那水上搭着的茅草竹棚到树影婆娑间的白墙灰瓦的村落,从那河湾转角处戏水的大水牛到在不经意间惊起的一群白鹭,从那高大虬树下吸着烟憩息的农夫到不远处在水面上悠然滑过的一叶小舟,从那条曲折的石板小路到轻跨两岸的古老石桥,这难道不是黄公望的《富春山居图》?那点皴勾勒、那浓淡渲染、那轻擦设色都是那么地自然天成,都是那么地随意洒脱,都是那么地气韵生动,令人陶醉,无限回味。正暇思间,忽然身边溅起了一大片水花,激起那烂泥满身都是,同时传来一声吆喝,原来是父亲在提醒我赶紧种田了。那就继续低着头赶快插秧,期待着早点种好能到大树下坐会。

    在农忙结束后那几天,父亲总会带我到河里去踩河蚌,用来喂食十几只母亲养的小鸭子。据说河蚌螺丝喂养的鸭子更容易存活,更健壮。拿个蛇皮袋,掂着脚在河底踩着,水底淤泥不是怎么多,河底的泥土总是滑滑软软的,等到脚底碰到河蚌壳的时候,就吸一口气潜下水去,把河蚌从泥土里挖出来,小的一口气就能挖出,碰到大的就要先用脚松动一下,再潜水挖出来。就这样顺水踩去,踩两三个小时基本能装满一大袋河蚌。

    那一天,太阳快落山的时候,刚准备回家的时候,突然我发现脚下有个滑滑的东西在脚下滑动,直觉告诉我下面有什么的东西,于是大喊一声,父亲提醒我不要动轻轻踩住,他自己马上潜下水去,在我的脚底抓住,就在同时,又有一条滑滑地从我脚间滑走。父亲潜出水面,手里抓着样东西,鱼,我兴奋地叫了起来,一条斤把重的鲈鱼。

    拎着那条鲈鱼,迎着那满面笑容的夕阳,夕阳也毫不吝啬地把红红的黄黄的阳光撒给这大地,撒给这新种的水田,撒给这跳跃的河面,撒给这岸边的垂柳,撒给这新翻的房子。我一直蹦跳着,逢人便说“我们抓到了一条大鲈鱼”。我瞥见父亲也在笑着。

    那晚我吃到了记忆中最鲜美的鲈鱼。连着那夕阳,连着那“富春山居”,连着父亲的永远的笑,都成为了我记忆中的最美好之一。

 

    遥想魏晋时代,一千五六百年前,那位性格放纵不拘张翰(字季鹰),不就是因为鲈鱼而得名吗?原在洛阳为官,忽一日见秋风起,就想起来家乡的菰菜,莼羹,鲈鱼脍。曰:人生贵得适志,何能羁宦千里以要名爵乎!于是就不及辞官,命驾而归。为了这鲈鱼居然是何等的洒脱啊!这名,这利在寻常人看来是何等重要,可在张翰看来却是如此的不及几条鲈鱼。难怪辛弃疾要问“休说鲈鱼堪脍,尽西风,季鹰归未?”

    每个人内心深处总有块柔弱之地,隐藏着最纯最真的人性内涵。张翰是在逃避?不一定吧,每个人内心都有一个自己独立的世界,是任何人都无法窥见的领地,或许正是这鲈鱼击中了张翰的心头隐藏最深的内心思绪,激起了他心中的最美好记忆。在这份美好面前,什么名利都显得那么苍白。

    人所要追求的不就是幸福吗?那么幸福是什么?就是守住心中的那份美好,细细的品味,或许有时是孤单地品味。但心中能留存那份美好,再用这份美好去品味世间万物,会发现世间万物都是那么美好,佛有云:一叶一菩提,一花一世界。或许这就是所谓“大观”,有此“大观”岂不是一种幸福?幸福就是这么简单,就在这不经意间。

 

    千百年来,鲈鱼始终在我们身边,而且还将继续在我们身边。张翰在回味鲈鱼堪脍,辛弃疾在问“鲈鱼堪脍?”,而此时此地的我只想说“鲈鱼堪脍!”

来自横云的空间——在希望的田野上


秋雨夜象棋网微博http://weibo.com/qiuyuye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1/23 16:30:00
淡墨青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世家子弟
等级:贵宾
文章:310
积分:1754
注册:2009年5月26日
2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淡墨青衫

发贴心情

千百年来,鲈鱼始终在我们身边,而且还将继续在我们身边。

只是又有谁会静心想到呢?


一枕唏噓一枕夢
半床風月半床書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3/19 12:32:00
淡墨青衫
帅哥哟,离线,有人找我吗?
头衔:世家子弟
等级:贵宾
文章:310
积分:1754
注册:2009年5月26日
3
 点击这里发送电子邮件给淡墨青衫

发贴心情
低低唱,浅浅斟,一曲值千金

一枕唏噓一枕夢
半床風月半床書
ip地址已设置保密
2010/6/4 0:59:00

 3   3   1/1页      1    
Copyright © 2003 - 2020 qiuyuye.cn
浙ICP备13030390号
Powered By Dvbbs Version 7.1.0 Sp1